直面病魔初心不改 傳承精神續寫忠誠!

發布時間:2019-08-09 19:46:56    來源:甘肅政法網

  王志睿,男,1968年出生,生前是甘肅省白銀市公安局白銀分局民警。他長年紮根基層,堅守一線,在被确診為直腸癌中晚期後,仍以頑強的毅力投入工作。他在押解犯罪嫌疑人途中舊病複發,2009年,經搶救無效逝世。他曾榮立個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榮獲“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全國“人民滿意的公務員”等榮譽稱号。

  王沛,王志睿之子,男,1992年出生,甘肅省白銀市公安局平川分局刑偵大隊民警。

  十年來他仍活在人們心中

  時值盛夏,被譽為鳳凰之城的白銀卻沒有那麼炎熱。淅淅瀝瀝的小雨在湖面上泛起的絲絲漣漪,更顯得這座工業城市少了一份喧嚣,多了一份靜谧。工農路派出所位于城區的一個小街巷内,記者沿着小巷一直走,心裡充滿了不一樣的感覺。當年,王志睿每天都會在這條小巷裡走好幾遍。

  10年前,王志睿走了。10年來,這條小巷裡的居民和他的兒子王沛,一刻也沒有忘記他留下的那份感動和執著。近日,王沛帶着記者一行又來到這條小巷,沿着王志睿的足迹,重溫他的故事,感受他的榮光。

  29年前,王志睿來到這裡,在筆記本首頁寫下了“公安為公、民警為民”的人生格言。

  “那時這一片全是平房,夏天蚊子很多,冬天生爐子可以烤土豆。”王沛說。王志睿在這裡工作的13年時間,王沛在這裡度過了痛并快樂着的童年歲月。

  當年,年輕的片警王志睿用自創的嘴勤問、手勤記、腿勤跑“三勤”工作法,在不到半年時間裡,将轄區1萬多名居民的情況摸了個遍,将自己變成了有求必應的“萬事通”。

  “鄰居孩子病了,他連夜護送到醫院;張大媽家的門鎖壞了,他成了修鎖匠;小夫妻吵架了,他又成了雙方傾訴的知心人……”王沛回憶着當年的情景,誇贊父親是個好警察。

  王志睿夜以繼日地工作,卻讓王沛的童年生活進入了一種特殊狀态。由于媽媽在外打工,每天下班很晚,派出所成了王沛的“家”。

  上幼兒園時,王沛一直是最讓老師頭疼的孩子,因為他總是最後一個被接走的,有時候甚至沒人接。無奈之下,老師經常會帶着王沛在街邊等待巡邏警察經過,把王沛捎回去。久而久之,隻要有執勤或過路的民警看到,都會順路将王沛帶回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我基本上見不到我爸,叔叔阿姨吃飯時都會帶着我,吃完了我就在值班室看電視、寫作業。”王沛說,他成了“派出所的孩子”。

  有一件事一度在王沛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一天晚上,王沛在值班室寫完作業,跑到院子裡找叔叔們玩耍時,突然發現整個派出所除了他竟然沒有一個人。黑咕隆咚的大院裡,除了偶爾的蛙鳴聲,安靜得出奇。王沛害怕極了,想去值班室給爸爸打電話,卻緊張得挪不動腳步。直到民警張叔叔的愛人來所裡時,才發現滿臉淚水、縮成一團的王沛。那一夜,在張叔叔家中,王沛一直哭着不睡,要等爸爸來接他回家。但直到天亮,他也沒有等到爸爸的身影。

  後來王沛才知道,那晚開展了白銀市公安緝毒史上首個重大毒品案件的最後收網行動。為了偵破這個案件,王志睿先後4次卧底打入販毒團夥内部偵查,他當時肯定忘記了一直待在派出所裡的兒子。

  敬業到極點便無所畏懼

  距派出所大院不遠的地方,是一片平房,王志睿一家就租住在這裡。偶有閑暇,和爸爸一塊看警匪片和法制節目,聽爸爸分析片子裡的案情,成了王沛為數不多的快樂時光。

  好男兒就要做警察,做警察就要做刑警,這是王志睿的口頭禅。王志睿向往成為刑警是與生俱來的。2003年,他如願調到了刑警隊,進入那棟位于市中心的分局辦公大樓裡。接下來的兩個多月裡,王沛就再也沒有見過爸爸。王志睿将鋪蓋搬到了刑警隊,開始了他警察生涯中最為瘋狂的鏖戰,直到他病倒在審訊犯罪嫌疑人的崗位上。

  王沛11歲那年,王志睿被确診為直腸癌中晚期,并伴有嚴重的并發症。看着病床上渾身插滿各種管子、面色蠟黃的爸爸,王沛号啕大哭。

  “隻要是病,就能治好的。”王志睿從未放棄對生命的渴望,在天津醫療專家和當地醫院的聯合治療下,王志睿的病情逐漸好轉。出院後,他一再纏着分局領導,要求重返工作崗位。

  舊辦公大樓519房間,是當時白銀分局的法制科。考慮到王志睿的病情,分局領導好心将他“摁”到了這個作息時間相對規律的崗位上。沒想到的是,王志睿開始了更加瘋狂的學習和工作。

  在他的遺物中,除了一大堆獲獎證書外,最多的就是各類法律書籍。《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釋義》《犯罪學》等,每本書上到處都是他做的筆記和勾畫的重點内容。

  在法制科的那幾年,年輕的民警對王志睿又愛又“恨”。愛的是,隻要有法律方面的問題,一個電話王志睿就會跑到現場解答;“恨”的是,他總能在一些案卷中發現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等問題,挑出一些毛病來。他拖着病體找受害人、證人、犯罪嫌疑人繼續查問,補充和完善證據材料,直到一切盡善盡美才肯罷休。

  2008年2月,王志睿獲得一個重大販毒案線索後,立即向分局領導彙報,并強烈要求參戰。他的鬥志和決心讓分局領導深受感動,批準他參加專案組。在此後一個多月裡,王志睿與戰友們三去甯夏,行程3000多公裡,成功抓獲3名販毒嫌疑人和4名吸毒人員,繳獲海洛因305克。期間,為了防止腸梗阻再犯,王志睿7天沒有怎麼吃東西,隻靠随身帶的一點葡萄糖維持體力。有時實在餓得不行了,就喝一口牛奶潤潤嗓子。同事吃飯時,他就躲起來,可是聞見菜香又特饞,同事們就喂他幾片菜,他在口中嚼一嚼,不敢下咽。同事吃面,他要求給他一口面湯喝,湯比水有面味。東西沒吃下去,又引起腸胃痙攣,他喝下的一點牛奶又吐了出來……

  2008年5月,王志睿辦理的一起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在北京落網,他堅持要和同事一起去将其押回歸案。一上火車,腸梗阻就犯了,來回七天七夜,他幾乎水米未進,以常人難以想象的毅力,硬是将犯罪嫌疑人安全押回。

  在父親指引的道路上前行

  “在圓滿完成押解任務後的10多個月裡,爸爸的身體每況愈下。而那10多個月,也成了我們父子相處最多的時間。”王沛對記者說。

  那時候,王沛正讀高三。為了幫助兒子提高學習成績,王志睿重拾高中課本,鑽研起了高中數理化,親自當兒子的輔導老師。前些年,家裡牆面翻新時,王沛堅持不讓泥瓦匠拆掉家中客廳的木質隔闆,因為上面有兩顆釘子,是父親當年輔導數理化時挂小黑闆用的。記得有一次父親半夜腸梗阻犯了,從沙發上翻落下來,王沛背起父親就向醫院跑。父親醒過來後感慨地說:“兒子,你長大了,都能背動我了。”

  在病床上,王志睿和兒子談起了以後的生活和工作。王志睿說:“你大學畢業後,還是當警察吧,我覺得還是當警察好。”在彌留之際,王志睿握着王沛的手說:“兒子,爸爸是一個無愧于頭頂警徽的警察,但爸爸不是一個好刑警,才幹了兩個多月刑警就因生病轉到法制科了。如果将來你當警察,就一定要當刑警。”就這樣,王沛不顧母親的反對,在考大學填志願選專業時毅然選擇了刑事偵查專業。大學畢業後,王沛成功考入父親生前戰鬥過的白銀市公安局,成了一名刑警。

  今年是王沛成為刑警的第5個年頭。同樣的大嗓門、急性子,同樣幹起活來不要命,分局的許多老前輩都和他父親一起工作過,每每看到這個年輕小夥子忙碌的背影,仿佛又看到了當年剛進警隊的王志睿。

  當一名刑警,其實并不符合王沛最初的職業取向。“不當警察”,這是王沛從小就挂在嘴邊的一句話,這樣的職業否定,也得到了他媽媽的支持。但長大懂事後,聽着叔叔阿姨們和周邊老百姓對爸爸的贊譽,不知從何時起,王沛對警察這個職業的看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個“不着家”“不靠譜”的男人,在王沛心中逐漸長成了一棵參天大樹,成了他所能想象的英雄的模樣。2016年、2018年,因為工作成績突出,王沛兩次被白銀市公安局記個人三等功。

  今年清明節,王沛帶着兩枚三等功獎章來到父親的墳前,向父親講述了獎章背後的故事,一如當年王志睿拿着獎章向懵懂無知的兒子講述警察的榮耀。(甘肅省公安廳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