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正司法平衡權利與權力關系——全國優秀法官劉晶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9-06-21 16:59:59    來源:甘肅政法網

  導語:

  在全面依法治國和建設法治政府的大環境下,行政審判因其負有監督行政機關依法行使職權,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職責使命,被寄予太多的期待,承擔着更多的責任,也赢得許多公信。

  在省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庭副庭長劉晶看來,自立案登記制解決了 “立案難”問題和異地管轄制防範了行政幹預問題後,行政訴訟案件大幅飙升,行政審判法官壓力陡增,每一起案件的審判都要以公正司法平衡權利與權力的關系,努力實現行政争議的實質性化解,推動公民與政府的良性互動,促進社會的良善治理。

  2019年1月,劉晶榮獲全國優秀法官榮譽稱号。今天,《甘肅政法好故事》專欄為您講述她把握時代脈搏,公正審判行政案件的故事。


(資料圖)

     (一)

  “行政訴訟俗稱‘民告官’,省高院受理的行政訴訟案件大都是不服一審判決的上訴案,官民争議大,審判難度大。”劉晶介紹說。

  2017年8月,她閱卷審查一起私家車司機不服交通行政處罰上訴案時,就意識到此案涉及市民群衆反映強烈的“黑車”問題,裁判結果可能産生較大的社會影響,如何平衡公民權利與行政權力之間的關系将是對公正司法的一大考驗。

  此案案情并不複雜,但已經曆兩次訴訟。2015年11月28日下午,蘭州市城市交通運輸管理處(以下簡稱城運處)查處非法營運人員在城關區亞歐商廈附近例行檢查時,發現私家車司機常某駕駛轎車搭載乘客1人,雙方約定了服務路線,并協議收費10元。城運處工作人員現場制作筆錄,并出具相關憑證暫扣了常某的車輛。

  次日,城運處就常某未取得出租車經營許可擅自從事出租車經營活動立案調查。同年12月3日,城運處向常某送達《違法行為通知書》《行政處罰決定書》,依據《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規定》關于“未取得出租汽車經營許可,擅自從事出租汽車經營活動的,由縣級以上道路運輸管理機構責令改正,并處以50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的罰款”的規定,作出對常某按上限罰款2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資料圖)

     (二)

  常某為領回被扣車輛,足額交納了罰款,然後不服行政處罰決定,以城運處行政處罰程序違法、剝奪其申辯的權利、處罰金額過高等為由,向蘭鐵中院提起行政訴訟。

  2016年8月,蘭鐵中院審理認為城運處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違反法定程序,判決撤銷城運處對常某的行政處罰決定、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為。宣判後,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該判決生效。

  2016年9月,城運處在完善行政處罰程序、保障常某申辯權利的基礎上,集體讨論了常某提出的申辯事由,認為不符合法律規定,不予采納,遂重新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依然對常某罰款2萬元。常某不服,再次向蘭鐵中院提起行政訴訟。蘭鐵中院一審維持了城運處的行政處罰決定,駁回了常某的訴訟請求。常某又向省高院提起上訴。

  劉晶作為主審法官,從嚴把案件事實關、證據關、程序關和法律适用關入手,綜合考慮常某的上訴理由和城運處的答辯意見,反複研究本案事實、證據、執法程序和法律适用問題,認為本案的争議焦點在于行政處罰程序是否合法、處罰結果是否顯失公正。


(資料圖)

     (三)

  2017 年 9 月,省高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由劉晶擔任審判長,公開開庭審理此案。法庭邀請城運處負責人出庭應訴、工作人員前來旁聽,讓庭審成為一堂公開的法治課。整個庭審在規範有序中進行,雙方當事人圍繞争議焦點進行了激烈辯論,充分發表了各自意見。

  此後,合議庭在合議案件時,劉晶提出了既要回應社會關切又要嚴格公正司法的裁判思路,以有利于促進行政機關規範管理出租汽車市場營運秩序,達到行政執法目的為限,盡可能地保護相對人的合法權益。

  合議庭緊密結合庭審情況讨論認為,常某在沒有取得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以營利為目的搭載乘客,從事客運經營行為的事實清楚,應認定為違法營運。城運處對常某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符合法定程序,但處罰結果明顯違背“過罰相當”原則,顯失公正。

  “‘過罰相當’原則是行政機關實施行政處罰時應當遵循的一項十分重要的原則,設定和實施行政處罰必須以事實為依據,與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以及社會危害程度相當。”劉晶解釋說,就本案而言,城運處應綜合考慮常某的主觀過錯程度、違法行為的情節、後果、危害程度等因素行使自由裁量權,既不該輕過重罰,也不該重過輕罰,以充分體現行政執法的公正性、合理性。


(資料圖)

     (四)

  劉晶分析本案查明的事實認為,常某違法營運行為屬于第一次被發現,且協議收取費用10元,在行駛途中即被查處,并未實際收取費用。城運處并未考慮這一客觀事實,也未提供常某的違法行為造成嚴重危害後果的證據,即對常某按照處罰上限罰款2萬元,處罰結果明顯畸重,違背了 “過罰相當”原則。

  她說,行政處罰明顯違背“過罰相當” 原則顯失公正的,人民法院有權依法作出變更判決。考慮到本案實際,為避免形成 “官了民不了”案件,合議庭決定對城運處的處罰幅度以達到糾正違法行為、教育行政相對人自覺守法的執法目的為限予以變更,盡可能使相對人的權益遭受最小的侵害,讓公民權利與行政權力在法律範圍内處于平衡狀态。

  2017年10月,省高院作出終審判決,撤銷了蘭鐵中院的一審判決,變更城運處對常某罰款2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為罰款 5000元。

  此案的宣判,不僅改變了蘭州市道路運輸管理機構曾一度對“黑車”營運行為一律處以頂格罰款的現狀,促進了出租汽車市場在公正條件下的依法治理,而且為全省法院監督行政機關依法實施行政處罰作出了示範,推進了處罰與教育相結合原則和“過罰相當”原則在行政執法領域的深度運用,後被評為“全省法院十大審判典型案例”。


(資料圖)

       結 語

  上述審判故事隻是劉晶從事行政審判工作的一個縮影。她談及多年的工作體會時表示,行政審判最鮮明的特點是對具體行政行為的合法性審查,必須堅持程序正當與實體正義并重、監督權力與保障權利并重。

  她深有感觸地說,許多行政案件的審判,事關黨和政府工作大局、事關社會公共利益,必須充分考慮審判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行政審判法官不僅要熟知行政法律法規,而且要及時學習大政方針,在審判中做到監督權力不錯位,保障權利不缺位,化解争議不越位,以能動司法助推依法行政,促進行政機關以審慎包容的态度,向行政相對人釋放溫情與善意,推動公民與政府在維護社會安定、促進經濟發展中良性互動。

  行政審判正如人們所期待的那樣,在推進依法行政、建設法治政府,服務保障經濟社會健康有序發展,保護老百姓合法人身權、财産權等方面發揮着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張劍強)